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胡宝玉:一个目不识丁贫苦农民传奇人生
作者:刘全军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5935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6/3

  胡宝玉在紫阳县称得上是位头号传奇人物。翻开《陕南革命斗争史》《紫阳县志》《紫阳文史资料》《川陕革命根据地紫阳老区》等史志文献,胡宝玉纷纶沉浮人生历历在目,“胡保安”传奇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,响彻在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奔命于乱世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1905年2月25日,胡宝玉出生在紫阳县磨坊沟(现城关镇和平村)一贫困农民家里。父母很喜爱,请了八字先生为他取名宝玉,取字春风,取小名胡便毛。胡宝玉兄弟5人,他排行为老三。幼时家贫,4岁时过继给叔父胡德全,由其抚养成人。他聪明伶俐,年少知事,胆量过人,当过几年长工,做过粮贩子。山上山下奔波锻炼出一副强壮身板。1925年被刘镇华“镇蒿军”拉夫到潼关,后被强征入伍,同年10月,“镇蒿军”被直系冯玉祥军打垮,胡宝玉趁乱跑回老家务农。
  上个世纪20年代,紫阳兵祸连接,先是陈定安、王三春匪抢,又遭钟杰叛军兵劫,再遭韩世昌绥军“剥皮”,本来就十分贫苦的紫阳人民惨遭匪兵掳夺,洗劫一空,县内大刀会四起,人民纷纷执戈自卫。1929年6月,胡宝玉到焕古赶集,被大刀会第二营营长李玉书“拉票”,把他误认为青石板河大地主杨庭芬家少爷,关了十几天,手脚都捆烂了,生了蛆,最后查实误抓,才给他松梆疗伤。伤好后,入大刀会。三个月后,大刀会被岚皋土匪陈定安所部击溃,胡宝玉便跑到石泉,弄了一脚货,到西安做生意,欲凑盘缠到河南再投“镇蒿军”。在途中,遇到原在军中一起当兵的马林虎,二人跑到福建投十九路年蔡廷锴将军麾下当兵,一年后,胡宝玉提升为上士班长。1931年3月,蔡军长派他到西安为杨虎诚送信,刚到西安居乐业,听说十九路军被蒋介石改编,福建回不去了,索性参加西北军,后跟随安绥靖军司令张飞生到镇安,被举荐为汉阴地方武装头子沈寿柏部任营长。沈部是地方杂牌部队,纪律松散,经常扰民,也难免干些“拉票子”的事。有一次胡宝玉镇安抓“票子”,共抓13人,全是土豪劣绅,向上交12人,唯地主女儿刘九皋没交,娶作妻子。当时紫阳三大土匪,一是王三春,所部在紫阳出没无常,百姓谈之色变。1937年9月,王三春率部数千人由瓦庙子经渔溪河、紫阳垭等地,在太阳寨遭县保安队和民困阻击,王三春败退时,沿山岭一带数十里民房被烧贻尽。二是陈安定,1929年7月28日,陈率部500余人血洗瓦房、焕古滩两镇,来不及逃走的妇女皆被奸杀。随后,陈部又掳掠双门,焚毁洄水湾、洞河镇,血债累累,罪大恶极。三是周华堂,紫阳人,幼年从父习武,人称周教头,民间传说此人飞檐走壁,勇力过人。他早年入大刀会,后被安绥靖司令张飞生收编。1930年11月,周华堂返乡,占据云雾寨,称霸一方。1931年,沈寿柏部奉调至紫阳,攻打周华堂,周弃寨突围,往镇巴投王三春。自此,周华常便与胡宝玉结下怨仇,对当地民众痛恨切齿,发誓来日图报此仇。沈寿柏赶跑周华堂,回到汉阴,借机发展势力,安绥靖军司令张飞生大为恼火,以沈寿柏不该跨越防区掳夺财物为由,没收了沈部全部枪支。沈很不服气,又在汉阴办兵工厂,自己造枪,命胡宝玉任厂长。胡是个粗人,不懂管理,干了几个月便辞职,张飞生趁机下令停办兵工厂。沈寿柏全部被安绥军围歼于汉阴清明寨。当时,胡宝玉正率队在外,闻讯即带领100余人逃窜到汉江以南,靠袭击富户维持生计。1936年5月,在汉阴境内五根树被国民党第39军击溃,胡宝玉仅带5名随从逃回紫阳,在怯滩柏树湾表姐家养伤,被周华堂侦悉,胡突围上了紫阳汉阴交界的鳌土山,但他的侄儿和兄弟5人惨遭杀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盘踞鳌头山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民国时期,紫阳虽处偏荒,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、川东起义军,安康起义部队在境内的军事行动,给紫阳人民留下深刻印象,而红四方面军在任河上游投放许多宣传革命真理的“漂子”,在紫阳播撒下红色革命种子。从胡宝玉回忆录和紫阳县老区办公室调查部分回忆笔录,可以看出,影响胡宝玉走上革命道路第一人应该是沈寿柏,但是,翻阅手头有限资料,没有沈寿柏的详细介绍,但他在部队宣传红军北上抗日主张,并决意率部投靠红军这点来看,沈寿柏还算是个进步人士。1933年12月,沈寿柏派胡宝玉到西乡,沿途打听,在骆家坝找到红军川陕游击大队,胡宝玉全权代表沈寿柏接受红军改编,胡为川陕游击支队第一团团长,下辖三个营九个连,在镇安、柞水一带,与国民党孤军作战达半年之久,后被安绥军打散,胡身负重伤,回到紫阳。伤好后,胡宝玉潜回汉阴,迅速组织一支70余人队伍,搜集沈寿柏溃败时埋在清明寨的30条枪,收编其残部30余人,翻越凤凰山来到上七里,向群众宣传,高喊:“我们是红军,是穷人的队伍,是保护老百姓的”!群众拥上街头,搭彩红、放鞭炮,热烈欢迎。胡宝玉率部攻打了盘踞在鳌头山土匪刘东洋,又大败王三春,歼灭土匪100多人,获战马10匹,枪械100余支,声势大振。自此,胡宝玉以鳌头山为根据地,建立鳌头山川陕游击队,成立鳌头乡农民协会,打土豪,分田地,废除苛捐杂税,组织农民抗1粮,抗税、抗丁、抗债等斗争,在陕南广泛开展武装斗争,纵横1400平方里,与国民党军队、地方土匪势力、川陕烟匪大小战斗100余次,消灭敌匪1800余人,打击地主恶霸70余户,极大动摇了国民党地方政权,迫使地主高利贷者减租减息。为了养活部队,胡宝玉率部开荒种地,同时积极发展养殖业,在上七街办商号,以此作为经济来源和对外联络站点。老百姓安居乐业,流传感戴胡宝玉的歌谣:“胡宝玉是福星,打土豪,保安宁;不纳粮,不拉丁,减租又减息,是咱老百姓的大恩人”。1936年夏,川南游击队与何继周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取得联系,扩编为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川南游击大队,第一军主力北上后,胡宝玉留在鳌头山开展游击战争。

迎紫阳解放

  鳌头山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,地方政府惊恐不安。1936年,安康伪公署派保安二团前来围巢,游击队与农会协同作战,凭据有利地形,多次打退敌人围攻,激战半月,敌弹尽粮绝,败回安康。战斗中,胡宝玉冲锋在前,英勇无畏,被游击队称作“胡冲锋”。县政府自知势单力薄,难与胡宝玉抗衡,便利用他与王三春、周华堂的矛盾,委任其为县自卫队分队长,仍允许以鳌头山为据点。为维持部队生存,保护紫阳人民不受土匪袭扰,胡宝玉接受了任命,但坚持只造册领响,独立带兵,不与国民党政府为虎作伥,并带兵一举歼灭烟匪李明成部80余人。伪县长胥俊卿认为胡宝玉不可靠,暗中勾接土匪周华堂占领县城。同时设圈套通知胡宝玉回县开会。胡不知是计,匆匆赶回,还未进城,就被围住。胡临危不惧,手提双枪,高喊:“受蒙敝群众闪开,愿送死的,胡我胡某枪口上来”。两边人纷纷退开,胡孤身一人冲进城里,找到自己兄弟,冲出城去,向安康驻军求援,逐走周华堂,赶跑县长胥俊聊。
  1938年,胡宝玉奉命调入陕西省战时干部训练团受训6个月,并加入国民党,期满后调任安康监护团第三营营长,参加兰田整训,被人供出曾参加过红军,当即解职回县。1940年5月,中共安康地委所在地芭蕉口小学遭破坏,县长带人去抓刘华等人,胡宝玉派人通风报信,他们才得以逃脱。1947年2月,国民党县政府鉴于本县东南区烟毒泛滥,治安混乱,便重新起用胡宝玉,任命为烟毒检查团组长,3月,胡宝玉带兵打四川烟匪陈玉堂,将鸡公梁及大小干沟的烟苗铲除干净。9月,抓获六道河大小烟匪头目5人,枪毙于双河塘大田里,因此受到安康专员李静谟赏识,任命胡宝玉为紫阳县自卫团团长,目的是利用他的势力抗拒人民解放军。但胡宝玉不是糊涂人,他听说中共西北局城工部派杨实来紫阳策反,便通过高滩赵会生与杨实取得联系,杨实托陈先登带给胡宝玉两个任务,一是收集地方散枪。二是阻击国民党匪军逃窜入川。1949年10月,国民党九八军溃退紫阳,占领周围山头及县城,强抢民夫30多人,扣押县自卫团战士70多人,抢走枪9支。胡宝玉以设晏接风为名将九八军4名营长扣作人质,迫使送回人员和枪支。随即连夜撤出县城,在焕古滩辣子园开会宣布起义。并兵分三路,将大部敌军消灭于县境内,缴获大批枪支弹药,均交人民解放军。紫阳解放,部队为缴枪一事,跟胡宝玉闹了一场误会,还把他关进监狱,为查明情况,安康专署决定暂时将胡迁居到安康。部队押送他上船时,从街头往河坝码头,很多群众以为是要送他往安康处决,上百人赶来送行,许多人都哭了。到了安康,部队首长等候在码头,船一靠岸,就为胡宝玉解开绳子,并将他二个儿子带到安康,安排房屋住下。人民政府按投诚人员对待,帮他在安康开了“兴记粮店”和“大公商行”,让其做生意。1956年,胡宝玉被安排在安康运输公司当工人。1966年,“文革”开始,胡宝玉携妻儿返回紫阳,归居鞍子沟,武斗开始时,有人煽动他加入派性,遭其拒绝,得免误入歧途。1986年2月,胡宝玉病逝,终年83岁。胡宝玉曾被当选为紫阳县第三、四、五届政协委员。人生功过是非最终以“好人”载入地方史册,他的传奇人生也最终湮没山林,化作一堆坟莹......。

 

 
主办单位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紫阳县委员会
技术支持:安康市电子政务办公室  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10534号
EMAIL:283956432@163.com  地址:紫阳县紫府路紫阳县委大院  邮编:725000  电话:0915—2293008
最佳分辨率1027×768 IE6以上版本浏览